分类 新药研发 下的文章

2020年中国NMPA批准的新药大盘点

2020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共批准48个新药,其中国产新药20个,进口新药28个。从药物类型上看,包括28个化药,15个生物药,3个中药,2个疫苗。
2020年NMPA批准的新药
(注:新药定义为NMPA首次批准的活性成分、中药和疫苗,不包括新适应证、新剂型、生物类似药。若复方中包含的活性成分非首次批准,不纳入统计。48个品种详细清单见文末)

从疾病领域来看,2020年NMPA批准的新药仍以肿瘤药居多,占比34%(16/48);其他占比较高的疾病领域还包括感染性疾病(15%,7/48)、神经(13%,6/48)、骨骼(6%,3/48)、内分泌代谢(6%,3/48)。
疾病领域分布

从药物剂型来看,2020年NMPA批准的新药以注射剂最多,占比46%(22/48),其次是普通口服片剂和胶囊剂。
剂型分布

2020年NMPA批准的48个新药中,有31个是以“优先审评”的方式获批,占比65%,化药、生物药、中药均有涉及;此外,NMPA在2020年批准了8个罕见病药物(均为进口药),8个临床急需用药。

2020年NMPA批准的罕见病药物
罕见病药物

2020年NMPA批准的临床急需用药
临床急需用药

值得指出的是,2020年NMPA批准的48个新药中,已经有14个通过医保谈判纳入了2020年国家医保目录,协议有效期为2021年3月1日—2022年12月31日。

2020年获批即进入国家医保目录的新药
进医保目录的新药

参考来源:医药魔方

截至2020年8月,帕博利珠单抗(Pembrolizumab)国内外获批适应证

帕博利珠单抗(英文名,Pembrolizumab,商品名:可瑞达Keytruda),是由默沙东研发的一款PD-1人源化单克隆抗体。

2014年9月4日帕博利珠单抗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2015年7月17日获得欧洲药物管理局(EMA)批准上市,并由默沙东在美国和欧洲市场销售。由此开始,帕博利珠单抗开始了成"神"之路。截止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帕博利珠单抗是美国FDA获批适应证最多的药物,横跨各大瘤种。今天我们就来盘点下帕博利珠单抗在国内外的获批适应证都有哪些?


帕博利珠单抗FDA获批适应证

1. 恶性黑色素瘤

在2014年9月,凭借KEYNOTE-002研究的结果,帕博利珠单抗成为首个获FDA批准的PD-1抑制剂,用于晚期恶性黑色素瘤的二线治疗。在随后的几年里,依据KEYNOTE-006和KEYNOTE-054研究的数据,帕博利珠单抗又获得了恶性黑色素瘤一线治疗和辅助治疗的适应证,扩大了获益人群。

2. 非小细胞肺癌

帕博利珠单抗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中可谓获得了大满贯。基于KEYNOTE-024研究结果,FDA批准帕博利珠单抗单药用于PD-L1 TPS≥50%,且无EGFR或ALK基因突变的转移性NSCLC的一线治疗;另外,先前使用含铂类药化疗时或化疗后疾病进展且肿瘤表达PD-L1的转移性NSCLC,二线使用帕博利珠单抗治疗也已获FDA批准。依据KEYNOTE-021G试验数据,帕姆单抗联合培美曲塞+卡铂也已获FDA批准用于无EGFR/ALK突变的非鳞状晚期NSCLC一线治疗。

3. 头颈部鳞状细胞癌

2016年8月,帕博利珠单抗凭借KEYNOTE-012的数据,获得了在头颈部鳞癌中的第一个适应证,用于含铂化疗后疾病进展的复发性/转移性头颈部鳞状细胞癌患者。此后,又凭借KEYNOTE-048研究,获批了单药应用于CPS≥1或者是联合化疗(不论CPS表达状态)的复发或转移性头颈部鳞状细胞癌的一线治疗。

4. 经典霍奇金淋巴瘤

2017年3月,美国FDA批准帕博利珠单抗用于治疗成人及儿童、既往接受过3线以上治疗的、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揭开抗PD-1免疫疗法治疗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崭新的一幕。该适应证基于KEYNOTE-087研究。

5. 尿路上皮癌

2017年5月,FDA批准帕博利珠单抗用于局部晚期或转移的尿路上皮癌患者,这些患者在含铂化疗期间或之后出现疾病进展或采用含铂方案作为新辅助或辅助治疗12个月内出现进展。

此外,FDA还承诺加速审批帕博利珠单抗一线用于治疗顺铂化疗不耐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尿路上皮癌患者。

6. 胃癌

2017年9月,根据KEYNOTE-059研究的结果,帕博利珠单抗获批用于复发性局部晚期或转移性胃腺癌或胃食管连接处腺癌的≥三线治疗(PD-L1 CPS≥1)。

KETNOTE-059研究共纳入259名患者,药物剂量:派姆单抗 200mg 每3周一次。研究结果:派姆单抗的ORR为11.6%,既往明确接受了二线治疗的患者的ORR为16.4%。中位无进展生存期(mPFS)为2.0个月,中位总生存期(mOS)为5.6个月,12个月的总生存率为23.4%。

在中位随访了5.8个月后,2.3%的患者获得了CR,9.3%的患者获得了PR。将SD的患者纳入后,疾病控制率(DCR)是27%。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8.4个月。

在7名微卫星高度不稳定(MSI-H)的患者中, ORR是57.1%,CRR是14.3%,DCR是71.4%。在167名无MSI-H的患者中,ORR是9%,CRR是2.4%,DCR是22.2%。

7. 高微卫星不稳定性(MSI-H)肿瘤

帕博利珠单抗单药用于治疗无法切除或转移性的MSI-H或错配修复缺陷(dMMR)的成人和儿童患者。

实体肿瘤经先前治疗进展、并且没有令人满意的替代治疗方案的实体瘤患者。

氟尿嘧啶,奥沙利铂和伊立替康治疗后进展的结直肠癌患者。

8. 宫颈癌

2018年6月12日,帕博利珠单抗凭借KEYNOTE-158 E队列研究结果,获批用于化疗期间或之后出现疾病进展,肿瘤PD-L1 CPS≥1的复发或转移性宫颈癌的二线治疗。

队列E的98例患者中,77例(79%)患者肿瘤表达PD-L1(CPS≥1)并接受了至少一线化疗治疗转移性疾病。PD-L1状态采用PD-L1 IHC 22C3 PharmDx Kit进行测定。这77例患者的基线特征为:中位年龄45岁(范围:27-75岁)、白人81%、亚洲人14%、黑人3%;ECOG PS为0(32%)或1(68%);92%为鳞状细胞癌,6%为腺癌,1%为腺鳞状组织学;95%为M1疾病,5%为复发性疾病;35%患者接受过1种、65%患者接受过2种或2种以上方案治疗复发性或转移性疾病。

中位随访11.7个月(范围:0.6个月-22.7个月)的数据显示,77例肿瘤表达PD-L1(CPS≥1%)的患者中,Keytruda治疗的ORR为14.3%(11例,95%CI:7.4-24.1),完全缓解率为2.6%,部分缓解率为11.7%。在这11例对治疗有应答的患者中,中位DOR尚未达到(范围:4.1个月至18.6+个月),DOR在6个月或以上的患者比例为91%。在另外21例肿瘤不表达PD-L1(CPS<1)的患者中,未观察到治疗反应。

9. 成人和儿童原发性纵隔大B细胞淋巴瘤

2018年6月,根据KEYNOTE-170研究结果,FDA批准帕博利珠单抗用于治疗患有难治性原发性纵隔大B细胞淋巴瘤(PMBCL)的成人和儿童患者。基于肿瘤反应率和反应持久性,该指示在加速批准下被批准。

在患有PMBCL的成人中,帕博利珠单抗以每三周200mg的固定剂量施用,直至疾病进展,不可接受的毒性,或在没有疾病进展的患者中长达24个月。在患有PMBCL的儿科患者中,帕博利珠单抗以每3周2mg / kg(最多200mg)的剂量施用,直至疾病进展或不可接受的毒性,或在没有疾病进展的患者中施用至多24个月。

10. 肝细胞癌

2018年11月,凭借KEYNOTE-224研究结果,帕博利珠单抗获批用于既往索拉非尼治疗失败的原肝细胞癌的二线治疗。

Keynote-224是一项非随机多中心开放标签的II期临床试验, 共纳入104例索拉非尼治疗失败的晚期肝细胞癌患者,均具有良好的肝功能:Child-Pugh A级。入组患者每3周静脉注射200 mg派姆单抗。

结果表明:派姆单抗治疗后患者的mPFS为4.9(3.4~7.2)个月,mOS为12.9(9.7~15.5)个月,同时ORR达到17%,DCR达到62%。病情稳定(SD)患者占46%。

11. Merkel细胞癌

2018年12月,根据KEYNOTE-017研究结果,FDA加速批准帕博利珠单抗用于治疗复发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Merker细胞癌。

KEYNOTE-017研究是一项多中心、单臂、开放的II期研究,在全美12个中心进行。研究入组了转移性或复发性局部晚期Merkel细胞癌,接受一线帕博利珠单抗治疗。主要研究终点为ORR,次要研究终点包括PFS、DCR和OS。

2015年1月至2017年5月,研究共入组了50例患者。入组患者的中位年龄为70岁,其中80%的患者年龄>=65岁。43例(86%)患者为转移性Merkel细胞癌,7例(14%)患者为复发性局部晚期Merkel细胞癌。50例患者中,64%的患者肿瘤病毒阳性,36%的患者阴性。本次分析的数据截止日期为2018年2月6日,中位随访时间位14.9个月。50例入组患者至少接受过1个剂量的帕博利珠单抗治疗。独立评估委员会评估的ORR为56%,其中CR和PR患者分别占24%和32%。进一步根据MCPyV状态进行分析,阳性患者和阴性患者的ORR分别为59%和53%。此外,28例取得客观缓解的患者,疗效持久,大多数患者疗效持续时间超过24个月。

12. 肾细胞癌

2019年4月,基于KEYNOTE-426研究结果,FDA批准帕博利珠单抗联合阿昔替尼,用于晚期肾细胞癌的一线治疗。这也是首个获批的免疫+靶向药组合。

KEYNOTE-426是一项随机、开放标签、Ⅲ期研究。首次预先计划的中期分析(至少随访7个月)表明,与舒尼替尼相比,帕博利珠单抗+阿昔替尼一线治疗晚期肾细胞癌可显著改善OS、PFS和客观缓解率ORR。

更新数据显示,共有861例患者随机分入帕博利珠单抗+阿昔替尼组(n=432)或舒尼替尼组(n=429)。中位随访27个月,帕博利珠单抗+阿昔替尼组的OS率显著高于舒尼替尼组(HR 0.68,P<0.001;24个月OS率:74% vs 66%)。帕博利珠单抗+阿昔替尼组的中位OS尚未达到,而舒尼替尼组为35.7个月。

帕博利珠单抗+阿昔替尼组的PFS率也显著高于舒尼替尼组(HR 0.71,P<0.001;24个月PFS率:38% vs 27%)。两组的中位PFS分别为15.4个月和11.1个月,ORR分别为60%和40%(P<0.0001),完全缓解(CR)率分别为9%和3%,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分别为23.5个月和15.9个月。

13. 食管癌

2019年7月, FDA正式批准帕博利珠单抗单药用于PD-L1阳性的(CPS≥10)复发性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食管鳞癌的二线及以上治疗!帕博利珠单抗成为食管癌领域获批的第一个免疫治疗药物。本次获批是基于Ⅲ期研究KEYNOTE-181的结果,该研究证明帕博利珠单抗较化疗显著延长PD-L1阳性晚期食管癌患者的OS。

KEYNOTE-181为Ⅲ期研究,入组晚期或转移性食管腺癌或鳞癌或Siewert I型食管胃结合部腺癌患者,所有患者均为一线治疗后或治疗中进展,体力状态良好,ECOG PS评分0~1分,头对头比较帕博利珠单抗与化疗的疗效和安全性。共入组628例患者,每组314例,随机给予帕博利珠单抗200 mg、每3周一次连续治疗2年,或研究者选择的化疗(包括紫杉醇、多西他赛或伊立替康)。其中鳞癌401例,PD-L1阳性(CPS≥10)患者222例。主要研究终点为食管鳞癌(SCC)患者、PD-L1阳性(CPS≥10)患者和意向性治疗(ITT)人群的 OS。

2019年ASCO-GI大会上公布的结果显示帕博利珠单抗表现相当不错。OS方面,在PD-L1阳性的患者中,帕博利珠较化疗显著延长中位OS 2.6个月,死亡风险降低31%,差异达到统计学意义(9.3个月vs 6.7 个月;HR 0.69;95% CI 0.52~0.93;P=0.0074);18个月的OS率也更优,两组分别为26%和11%。SCC患者中,帕博利珠单抗组的OS也有临床意义上的改善,达到8.2个月,化疗组为7.1个月(HR 0.78;95% CI 0.63~0.96;P=0.0095);18个月的OS率两组分别为23%和12%。ITT人群中,18个月的OS率分别为18%和10%。

ORR方面,帕博利珠单抗组也显著优于化疗组。无论是在PD-L1阳性患者(21.5% vs 6.1%,P=0.006)、SCC患者(16.7% vs 7.4%,P=0.0022),还是在ITT人群中(13.1% vs 6.7%,P=0.0037),ORR均以帕博利珠单抗组更优。而且,PD-L1阳性患者的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也以帕博利珠单抗组更长(9.3个月vs 7.7个月)。

KEYNOTE-181研究达到了主要的OS研究终点,帕博利珠单抗在PD-L1阳性晚期食管癌患者实现了OS获益,且安全性良好。

14. 子宫内膜癌

2019年9月18日,基于KEYNOTE-146研究结果,美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药品监督管理机构在同一天加速批准了一项新的"免疫+靶向"组合治疗方案--帕博利珠单抗联合仑伐替尼治疗特定类型的晚期子宫内膜癌(用于治疗非MSI-H或dMMR的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这些患者在之前的全身治疗后病情有进展,不适合治疗性手术或放疗)。

15. 结直肠癌

根据KEYNOTE-177研究, FDA于2020年6月29日火速批准了帕博利珠单抗单药一线治疗MSI-H/dMMR结直肠癌的适应证。

KEYNOTE-177研究纳入307例确认为MSI-H/dMMR的结直肠癌患者,ECOG PS 0或1,1:1随机分配至一线帕博利珠单抗治疗(200mg Q3W 用至两年)或研究者选择的化疗-mFOLFOX6或FOLFIRI Q2W±贝伐单抗或西妥昔单抗(随机前进行化疗方案选择)。主要终点为PFS和OS。

帕博利珠单抗组中位随访时间为28.4个月(0.2-48.3),化疗组为27.2 个月(0.8-46.6)。帕博利珠单抗组PFS优于化疗组(中位PFS 16.5 个月 vs 8.2 个月; HR 0.60; 95%CI,0.45-0.80; P = 0.0002)。

帕博利珠单抗组12个月和24个月PFS率为55.3%和48.3%,而化疗组为37.3%和18.6%。确认的ORR两组分别为43.8%和33.1%;帕博利珠单抗组未达到中位(范围)缓解持续时间(2.3+至41.4+),而化疗组为10.6 个月(2.8至37.5+)。

相对化疗,帕博利珠单抗一线治疗MSI-H/dMMR转移性结直肠癌具有临床意义和统计学意义的PFS改善,且观察到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更少,或将成为这类患者新的治疗标准。

帕博利珠单抗国内获批适应证

  1. 2018年7月,帕博利珠单抗正式获得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审批,用于一线治疗失败的不可切除或转移性黑色素瘤的治疗。此次帕博利珠单抗从提交申请到获批仅用了短短五个多月,创下了中国进口抗肿瘤生物制剂最快审批记录。
  2. 2019年3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式批准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培美曲塞和铂类化疗药物一线治疗EGFR和ALK阴性的转移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帕博利珠单抗获批用于一线治疗EGFR和ALK阴性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分别源于两个研究,一是I/II期临床试验KEYNOTE-021 G队列;一是III期临床研究KEYNOTE-189。
  3. 2019年10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式批准帕博利珠单抗单药治疗TPS≥1%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线治疗。
  4. 2019年11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式批准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卡铂和紫杉醇,用于鳞状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线治疗。
  5. 2020年6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式批准帕博利珠单抗单药二线治疗食管癌。

截至目前,帕博利珠单抗在FDA获批的适应症基本上涵盖了所有的实体瘤。为晚期或局部晚期的恶性肿瘤患者带来长期的生存获益可能。

参考来源:

1.https://www.mrknewsroom.com/news-release/prescription-medicine-news/fda-approves-new-monotherapy-indication-mercks-keytruda-pemb.

2.Burtness B, Harrington KJ, Greil R,et al. Pembrolizumab alone or with chemotherapy versus cetuximab with chemotherapy for recurrent or
metastatic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of the head and neck (KEYNOTE-048):
a randomised, open-label, phase 3 study. Lancet. 2019 Oct 31. pii:
S0140-6736(19)32591-7.

3.Rischin et al., Protocol-Specified Final Results of the KEYNOTE-048 Trial of Pembrolizumab as First-Line Therapy for Recurrent/Metastatic
Head and Neck.Squamous Cell Carcinoma (R/M HNSCC),ASCO, 2019.

4.Armand, P,Rodig, S, Melnichenko, V, et al. Pembrolizumab in Relapsed or Refractory Primary Mediastinal Large B-Cell Lymphoma.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JCO.19.01389. doi:10.1200/jco.19.01389.

5.FDA Approves New Monotherapy Indication for Merck's KEYTRUDA? (pembrolizumab). Retrieved 2019-07-31, from
https://investors.merck.com/news/press-release-details/2019/FDA-Approves-New-Monotherapy-Indication-for-Mercks-KEYTRUDA-pembrolizumab/default.aspx.

6.Kojima T, Muro K, Francois E, et al. Pembrolizumab versus chemotherapy as second-line therapy for advanced esophageal cancer:
the phase 3 KEYNOTE-181 study[J]. J Clin Oncol 37, 2019 (suppl 4;
abstr 2).

7.Mok TSK1, Wu YL2, Kudaba I3,et al. Pembrolizumab versus chemotherapy for previously untreated, PD-L1-expressing, locally advanced or
metastatic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KEYNOTE-042): a randomised,
open-label, controlled, phase 3 trial.Lancet. 2019 Apr 4. Pii.

8.Galsky MD et al. J Clin Oncol. 2020 Apr 9:JCO1903091. DOI: 10.1200/JCO.19.03091.

中国NMPA批准默沙东Keytruda用于PD-L1阳性食管鳞状细胞癌二线治疗

请输入图片描述

获批详情
默沙东(Merck & Co)近日宣布,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已批准抗PD-1疗法Keytruda(可瑞达,通用名:pembrolizumab,帕博利珠单抗),作为单药疗法,用于治疗先前系统疗法治疗失败、肿瘤表达PD-L1(合并阳性评分[CPS]≥10)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食管鳞状细胞癌(ESCC)患者。这一新的适应症是根据全球III期KEYNOTE-181试验的总生存期(OS)结果获得完全批准,包括在中国患者中的扩展数据。在美国,基于KEYNOTE-181试验的结果,该适应症于2019年7月获得FDA批准。

获批背景
随着这一新的批准,Keytruda现在在中国被批准用于3种不同类型癌症的5个适应症,包括作为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单药治疗和联合化疗)和作为晚期黑色素瘤的二线治疗。具体为:
(1)用于经一线治疗失败的不可切除或转移性黑色素瘤的治疗;
(2)联合培美曲塞和铂类化疗适用于EGFR/ALK基因突变阴性的转移性非鳞状NSCLC的一线治疗;
(3)适用于由NMPA批准的检测评估为PD-L1表达阳性(TPS≥1%)且EGFR/ALK基因突变阴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SCLC一线单药治疗;
(4)联合卡铂和紫杉醇适用于转移性鳞状NSCLC的一线治疗;
(5)作为单药疗法,用于治疗先前系统疗法治疗失败、肿瘤表达PD-L1(CPS≥10)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ESCC患者。

获批依据
来自KEYNOTE-181试验的结果显示:在肿瘤表达PD-L1(CPS≥10)的复发性或转移性ESCC患者中,与化疗相比,Keytruda单药治疗延长了总生存期(中位OS:10.3个月 vs 7.6个月)、将死亡风险降低36%(HR=0.64[95%CI:0.46-0.90])。

来自中国患者的KEYNOTE-181研究扩展数据与KEYNOTE-181全球研究一致,显示:在肿瘤表达PD-L1(CPS≥10)的复发性或转移性ESCC患者中,与化疗相比,Keytruda单药治疗延长了总生存期(中位OS:12.0个月 vs 5.4个月)、死亡风险降低62%(HR=0.38[95%CI,0.19-0.77])。

Opdivo(Nivolumab)获NMPA批准用于晚期胃癌三线治疗

2020年3月13日百时美施贵宝宣布,欧狄沃(纳武利尤单抗注射液)已正式获得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两种或两种以上全身性治疗方案的晚期或复发性胃或胃食管连接部腺癌患者。这是继非小细胞肺癌、头颈部鳞状细胞癌之后,中国首个免疫肿瘤(I-O)药物欧狄沃在中国获批的第三个适应症。

此次获批基于一项名为ATTRACTION-2的Ⅲ期临床研究,这是全球首个启动的胃癌免疫肿瘤治疗Ⅲ期临床试验。该研究结果明确了胃癌免疫治疗在东亚人群中的有效性及安全性,也使欧狄沃成为了首个且迄今唯一经Ⅲ期临床研究证实能为中国晚期胃癌患者带来显著生存获益的PD-1抑制剂。

ATTRACTION-2研究结果证实,纳武利尤单抗注射液(欧狄沃)用于胃癌三线或三线以上治疗安全性良好,且这部分患者一旦获益1,其中有61.3%患者的生存期可延长至两年以上

截至目前(2019年12月)中国已上市PD-1/PD-L1单抗一览

自去年6月首款PD1单抗在国内上市后,在短短1年半的时间内共有6种不同的PD1/PDL1单抗在中国上市
请输入图片描述


六种免疫治疗药物研究及适应症

1.欧狄沃 Opdivo(纳武利尤单抗) 用法:3mg/kg,2周一次。
适应症及循证证据:
① 作为中国最早上市的PD1单抗,O药在国内获批的首个适应症为二线治疗晚期NSCLC。该获批也是基于世界首个以中国人群为主的III期研究CheckMate078。与多西他赛相比,O药二线治疗显著延长了患者的总生存期(OS),为12 vs 9.6个月,降低了32%的死亡风险,并且提高了ORR(客观缓解率),为17% vs 4%。最新的两年随访结果,O药组2年生存率为28%,多西他赛组只有18%。

② O药第二项国内适应症为治疗接受铂类化疗进展后且PDL1表达阳性的晚期头颈鳞癌患者。在III期研究CheckMate141研究中,与标准治疗相比(多西他赛、甲氨蝶呤或西妥昔单抗),O药组的2年生存率提高了近3倍达到16.9%(标准治疗组为6.0%),O药组的中位OS延长至7.7个月(另一组为5.1个月),死亡风险降低32%。在PDL1阳性的亚组中,与标准治疗相比,接受O药治疗患者的两年生存率提高超5倍达到18.5%(标准治疗组3.4%),中位生存期达到8.2个月(标准治疗组4.7个月),死亡风险降低45%。


2.可瑞达Keytruda(帕博利珠单抗) 用法:2mg/kg,3周一次。
适应症及循证证据:
① K药最早在国内获批的是二线治疗晚期黑色素瘤。与化疗相比,K药治疗表现出持续的OS收益:12个月总体生存率,K药治疗组为70.3%,化疗组为54.8%;18个月总体生存率,K药治疗组为61.2%,化疗组为43.0%。

② K药单药在中国一线治疗EGFR/ALK阴性晚期NSCLC的适用人群先后从PDL1≥50%扩展到PDL1≥1%。这主要是基于Keynote042研究结果。与化疗相比,K药治疗PDL1阳性患者可延长OS,中位OS为16.7 vs 12.1个月,在中国人群中的OS对比为20 vs 13.7个月。

③ K药联合化疗一线治疗EGFR/ALK阴性晚期非鳞状NSCLC的适应症获批是基于Keynote189研究。相比化疗,K+化疗患者中位PFS分别为8.8 vs 4.9个月;ORR分别为47.6%和18.9%。K+化疗降低了51%死亡风险。

④ K+化疗一线治疗EGFR/ALK阴性晚期肺鳞癌是基于Keynote407研究。相比于单纯化疗,K药联合化疗显著改善了OS(mOS:17.1 vs. 11.6个月;HR=0.71)和PFS(mPFS:8.0 vs. 5.1个月;HR=0.57),并显著提升了ORR(62.6% vs 38.4%)。


3.拓益(特瑞普利单抗) 用法:3mg/kg,2周一次。
适应症及循证证据:
特瑞普利单抗获批是基于一项II期研究CT4。在治疗晚期黑色素瘤中,单药的ORR为17.3%,DCR(疾病控制率)为57.5%,中位PFS为3.6个月,中位OS未达到(18个月OS率为52.91%)。其中二线的ORR为22.58%。


4.达伯舒(信迪利单抗) 用法:200mg,3周一次
适应症及循证证据:
信迪利单抗获批用于后线治疗霍奇金淋巴瘤是基于ORIENT-1这项II期研究。结果显示,ORR为79.2%,95.8%的患者都出现肿瘤缩小,其中34%的患者达到了CR(完全缓解)。


5.艾瑞卡(卡瑞利珠单抗) 用法:200mg,2周一次。
适应症及循证证据:
与信迪利单抗一样的适应症,也是用于后线治疗霍奇金淋巴瘤。ORR为77.3%,DCR为97%,CR率为31.8%,6个月PFS率为84.6%。


6.英飞凡IMFINZI(度伐利尤单抗) 用法:10mg/kg,2周一次。
适应症及循证证据:
I药是国内获批的PDL1单抗,适应症为用于不可手术切除的III期NSCLC在同步放化疗后疾病未进展时的巩固治疗。该获批也是基于III期研究PACIFIC的结果。研究结果显示,相比于安慰剂,接受I药的患者中位PFS延长了接近一年(17.2 vs 5.6个月)。 在生存时间方面,I药组患者的3年OS率达到57%,而安慰剂只有43.5%,这意味着超过半数的局晚期患者用I药成功活过了3年。此外,I药也提高了ORR(28.4% vs 16%)及延长了发生死亡或远处转移的时间(28.3 vs 16.2个月)。


近期中国有望获批的PD1/PDL1药物或适应症
请输入图片描述

Opdivo (Nivolumab) 在华获批第2项适应症:头颈部鳞状细胞癌

9月30日,Opdivo新适应症申请(JXSS1900001、JXSS1900002)获得NMPA批准
用于治疗接受含铂类方案治疗期间或之后出现疾病进展且肿瘤PD-L1表达阳性(定义为表达PD-L1的肿瘤细胞≥1%)的复发性或转移性头颈部鳞状细胞癌(SCCHN)患者
这是Opdivo在中国获批的第2项适应症

头颈部肿瘤占全身恶性肿瘤的5%,是世界范围内第6大常见的恶性肿瘤。2002年全球新发病例超过50万例,相关死亡高达30万例。头颈部肿瘤发病部位通常包括:唇、口腔、口咽、喉、下咽,唾液腺,鼻咽、鼻、鼻窦、中耳等。亚洲,特别是广东、香港、东南亚地区是口腔癌以及鼻咽癌的全球最高发地区

2016年11月,FDA基于关键性III期临床研究(CheckMate-141)的结果批准Opdivo用于治疗铂难治复发性或转移性头颈部鳞状细胞癌(SCCHN)患者。这项代号为CheckMate -141的开放标签、随机、III期研究在接受过铂类药物的复发或转移性SCCHN患者中比较了Opdivo与甲氨蝶呤+多西他赛+西妥昔单抗的治疗差异。

结果表明,接受Opdivo治疗的患者较对照组在总生存期(OS)方面表现出了显著优越性(中位OS:7.5 vs 5.1个月),并且死亡风险显著了降低30%。另外,Opdivo治疗组的1年生存率为36%,对照组为16.6%。Opdivo在中国最早于2018/6/15获得NMPA批准,用于治疗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基因突变阴性和间变性淋巴瘤激酶(ALK)阴性、既往接受过含铂方案化疗后疾病进展或不可耐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成人患者

Keytruda首次获批治疗晚期小细胞肺癌(SCLC)

6月18日,默沙东(MSD)公司宣布,美国FDA加速批准该公司的重磅PD-1抑制剂Keytruda治疗晚期小细胞肺癌(SCLC)患者。这些患者已经接受过铂基化疗和至少一种其它前期疗法,然而疾病继续进展。这标志着Keytruda首次获批治疗SCLC,也意味着这款重磅癌症免疫疗法现在可以治疗非小细胞肺癌(NSCLC)和SCLC两种肺癌的最主要类型

肺癌无论在世界范围内是导致癌症死亡的首要原因,SCLC约占肺癌总数的10-15%。大部分SCLC患者在确诊时,疾病已经处于晚期。与NSCLC相比,SCLC的疾病进展速度更快,美国SCLC患者的5年生存率只有6%

默沙东公司开发的抗PD-1疗法Keytruda是免疫检查点抑制剂领域的重磅药物。它通过抑制PD-1受体介导的免疫抑制信号,提高人体免疫系统发现和攻击肿瘤细胞的能力。这款重磅疗法自2014年首次获得FDA批准治疗晚期黑色素瘤以来不断扩展其适应症。在肺癌领域更是疗效显著,已经获得多项FDA批准,作为组合疗法或单药疗法,一线治疗NSCLC。
Keytruda肺癌适应症获批史

本次批准主要基于Keytruda在名为KEYNOTE-158的2期临床试验(n=64)和KEYNOTE-28的1b期临床试验(n=19)中的表现。在这两项试验中,接受过2次以上前期治疗,但是疾病继续进展的患者接受了Keytruda的治疗。

对这两项试验中患者的汇总分析表明,Keytruda的总缓解率达到19.3%,其中,2名患者达到完全缓解,14名患者达到部分缓解。得到缓解的患者中,半数以上患者的缓解持续时间超过18个月

我们期待这款重磅癌症免疫疗法能够为更多肺癌患者造福。

援引自:菠菜信息
相关资料:

[1] FDA Grants Priority Review to Merck’s Supplemental Biologics License Application for KEYTRUDA® (pembrolizumab) Monotherapy for Third-Line 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Advanced Small Cell Lung Cancer (SCLC). Retrieved June 17, 2019, from https://www.businesswire.com/news/home/20190220005296/en/FDA-Grants-Priority-Review-Merck%E2%80%99s-Supplemental-Biologics

[2] Keytruda label. Retrieved June 17, 2019, from https://www.accessdata.fda.gov/drugsatfda_docs/label/2019/125514s053lbl.pdf